就读于江苏教育学院、今年大四的泰兴籍女生沙莎,临近毕业时才惊讶地得知,4年前那份证明她“身份”的《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考生报名登记表》,“篡改”了她的“身世”,毕业学校明明是“江苏省泰兴中学”的她,被写成了“泰兴市马甸中学”。结合女儿当年高考成绩“很出乎意料”,昨天,担心女儿成又一个“罗彩霞”的沙先生向本报记者反映,“很可能有人在故意篡改档案”。

  沙先生告诉记者,女儿沙莎从小成绩就非常优秀,高中就读的泰兴中学是省四星级高中,是当地最好的高中,沙莎也是在该校报名参加的高考,同年进入江苏教育学院。一直以“出身名门”而自豪的女儿,今年5月,因出国到学校“调档”开证明时,才惊讶地发现档案写明她是“泰兴市马甸中学”的毕业生。沙先生说,当时知道这个消息后,一家人都懵了,泰兴马甸中学是当地一所普通中学,与泰兴中学完全不“搭边”。后来,他专门赶到江苏教育学院,复印了女儿的这份“档案材料”。

  通过沙先生提供的其女儿《2005年江苏省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考生报名登记表》,记者看到出生于1987年的沙莎,在毕业学校一栏清楚地写着“泰兴市马甸中学”。

  沙先生说,从来就没有在马甸中学读过书的女儿,当年自己不会填错自己的“身世”。由于泰兴中学和泰兴市马甸中学两校差别较大,工作人员誊录一般也不会出错。沙先生回忆,4年前女儿高考后估分600,结果发榜时却只有542,全家人的心都凉透了。联系到女儿档案“身世出错”,沙先生认为,“很可能有人在故意篡改我女儿的学籍”。拿着该登记表,他找到了当年负责呈报材料的泰兴市教育局,“这个542分是谁的?我女儿多少分?”他要求调阅女儿沙莎当年的高考成绩;解释其女儿“身份”为什么被“篡改”;当年是否有人在“顶替”沙莎参加高考。但让他感到失望的是,当地教育局却始终没有给他“下文”。

  负责处理此事的泰兴市教育局严副局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沙莎的档案不存在被“篡改”的情况,出现错误是因工作人员工作疏忽造成的,他们已经就“失误”向沙先生一家道了歉。沙先生要求调阅其女儿当年的高考成绩的申请,泰兴市教育局也已经上报省招生办,省招生办已经“受理”。对于当年是否有人“顶替”沙莎的泰兴中学毕业生的“名额”参加高考的疑问,严副局长先反问记者“你觉得有可能吗” ,然后明确表示“没有可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