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高考已拉开序幕,还有人记得20年前,一位身穿“蓬蒿人”T恤登上《大河报》头版的郑州考生吗?2002年7月7日,全国高考首日,大河报记者在郑州一处考场入口随机抓拍的这位女生令人印象深刻。当时她身穿定制版的“今天我高考”T恤,上面还有各种手写的祝福话语,特别是一句李白的“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煞是醒目。第二天,女生的这张照片也登上了《大河报》封面。

故事还没有结束。当初以为这只是每个学子都有的意气风发与激情澎湃,当大河报记者多年后再次邂逅这位女生,得知那次她考得并不理想,但随后,是一个延续20年的励志故事。

她还记得,2002年高考是最后一年在7月份举行,正是炎热酷暑的季节。7月7日下午1点多,18岁的郭武轲在郑州七中考点门口等待当天最后一门数学考试。

高温天气和高考的压力让郭武轲内心不免有些紧张,为了缓解心情,郭武轲在自己的白色T恤上画了西瓜、冰淇淋等图案为自己“降温”,并写下了她最喜欢的一句李白的诗:“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郭武轲的这一身衣服在众多学子中显得格外醒目,被正在考点采访的大河报记者用相机拍了下来。郭武轲满脸青春笑意的这张照片,也刊登在了《大河报》2002年7月8日头版。

高考结束,紧接着重要的事情便是估分填报志愿,郭武轲自己估的分数和最终的高考成绩相差不多。郭武轲告诉记者,自己高中学习成绩属于中游,2002年高考考的是大综合,自己偏科比较严重,成绩并不理想,最后上了一所大专院校。

大学期间,她的课余时间几乎都泡在图书馆,每天学习到晚上10点半,回到宿舍后接着学习。

2005年,郭武轲顺利地通过专升本考试,被郑州大学历史学专业录取。2007年她又跨专业,从零开始学,考取了郑州大学法律史专业硕士研究生。

回想起那段充实的学习经历,郭武轲说她其实很少向身边人提起,每当她疲惫时,自己曾经写下的“我辈岂是蓬蒿人”始终鼓励支持着她。

2012年,距离郭武轲高考整整10年的时候,本报记者在一次采访当中偶然遇到郭武轲,此时的她是河南一所高校的辅导员。

谈起自己的经历,郭武轲说,这是因为自己在心底埋下了一颗“考研的种子”,让它慢慢地生根发芽并为实现它做出努力。

让记者意外的是,郭武轲的励志之路仍在继续。2022年,又一个10年如约而至,大河报记者获悉,郭武轲已经成为河南农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一名教师,同时也是北京师范大学在读博士生。

时隔20年,郭武轲仍保存着当年高考时穿的白色T恤衫和那份刊登她照片的《大河报》,微微泛黄的报纸见证着郭武轲的成长之路。

“高考那年我18岁,现在我都38岁了,时间过得真快啊。”郭武轲看着报纸感慨地对记者说道。

高考是一代又一代人的共同回忆,2002年,河南省有40万名考生参加高考。20年过去,人数翻了3倍,突破120万居全国第一。

面对即将奔赴考场的学子,郭武轲说,十二年磨一剑,一朝初试锋芒,真诚预祝所有考生得偿所愿。

她想把李大钊先生的一句话送给考生,那就是“吾愿吾亲爱之青年,生于青春死于青春,生于少年死于少年”。

“这里并不是说在青年时代就结束生命,而是说我们终其一生都要保持青年人积极乐观‘不躺平’的心态。只要勤于学习,善于思考,在学中干、在干中学,长知识,长本事,总会在社会上找到自己的安身立命之所,找到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郭武轲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