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凡是摄影创建以来,我们持续不断的搞各种主题的微影赛,来加强与摄友们的互动,达到共同乐呵的目的。微影赛积累了大量的优秀作品,任其逐渐消逝于网络中,其实是一种浪费。

作者自述:每一件物品都能牵动内心深处潜隐的念旧,恋旧,怀旧的情结。轻覆的尘,斑驳的痕迹是时光留下的痕迹,更是一段又一段岁月的见证。

凡哥点评:第一眼看上去我就在想,这家咋这么穷?一张照片难以回答这么复杂的问题,但墙上的东西提供了一些线索。把最体面的东西挂墙上,这是很多中国人的习惯。墙上的钟显示了主人的营生或是爱好,墙上那些领袖像体现着主人的政治觉悟,还有一张泛黄的营业执照。这些内容出现在同一面墙上,让人觉得有些拧巴。难怪他穷了。

作者自述:山东省邹城市兖矿第一中学高考班,2018年6月6日晚上9点7分,班长从墙上取下贴在墙上的最后一天高考时间表。迎接明天的高考。

凡哥点评:这冷冷的色调加强了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离开学校二十多年了,我还时不时被各种考试的噩梦惊扰。

作者自述:2017年3月5日拍摄于宁夏海原县南山村,当时村子里一些人集中一起边聊天边晒太阳,一老一小靠在院墙边边一点,走近一看爷爷正认真的在给孙子画手表,于是就有了我自己也喜欢的照片。

凡哥点评:这是典型的反应老少边穷地区生活的照片。爷孙二人在做着有趣的事情,但孙子却一脸不高兴,这是为什么?但愿不是因为有陌生人正拿着照相机拍他。

作者自述:好多年前,这是老家街角上的一个修表摊,那时店里不但生意不错,而且还是一些老人聊天聚会消磨时间的好去处。但现在这个摊位已经看不到了,时过境迁,修表这个行业已是过去时了。

凡哥点评:照片中一旦出现人脸,大家习惯于看到喜、怒、哀、乐这些易懂的神情。但正因为有一张脸上出现了说不清道不明的表情,这张照片顿时就“现代”多了。

凡哥点评:看来作者是一位老师。像寇德卡那样拍照很酷,把自己是事件亲历者的信息强化了,照片传递给我一种不容置疑的威严。

凡哥点评:看着这一幕,我想到了我们摄影人。手机不仅把手表挤到了地摊上,迟早也会把照相机挤到地摊上。

作者自述:作为高三年级的班主任,每天都陪伴在学生身边,寒来暑往,酸甜苦辣,我是一个见证者,也是一个记录者,如同那块腕表。早自习刚结束,一个女生因为5点就起床学习而疲倦地趴在课桌上小憩,时间如白驹过隙,对于高三的学生来说其意义不言而喻。

凡哥点评:立意是明确的,但有点“生怕别人看不懂”的意思。带上一点教室的环境试试,没准照片会好很多。

作者自述: 云南蒙自的碧色寨火车站,是1910年竣工的滇越铁路的一个法式站点;因电影(芳华)播映后而成为热门的旅游景区。一日,我看到一位头发苍白的车站老职工,双手摊开坐在木椅上,双眼不停的环顾四周,眼神是那么的亲切;仿佛是要从眼前的这些场景中找到自己当年为之工作的身影。面对这一十分怀旧的场面,我急忙按下了快门。

凡哥点评:这一刻,时间好像停滞了,无论是对这个老太太还是对碧色寨,那座法国人的钟连指针都不需要了。

作者自述:家乡的大集上,三位老人正在聊天,或许他们正在感叹时光的流逝,岁月的无情。三轮车里的一座待修的老式挂钟恰巧出现在他们中间,如果,时光就这么定格了,该有多好…

凡哥点评:朋友总是老的好,因为他们共同走过许多光阴。越旧的钟表大家越舍不得扔,恐怕也是同样的原因。

作者自述:2018年9月,北戴河海边,碧海蓝天的骄阳下,海边游泳戏水拍照的人很多,自己选择了一处人工建筑假山,俯瞰这个繁杂的场景。一个画面吸引我瞬间举起相机,按下快门,定格了这个似曾相识的画面。

凡哥点评:读书多了就是不一样!寇德卡那样的眼光是可以通过多阅读多训练来接近的。

凡哥点评:我被它的优美打动了。每每在这种时刻,我的心中会生出些许纠结。很显然,照片的形式美不应该从意义当中孤立出来,我们不能无视照片中的信息。而那落后的,甚至原始的生存状态常常能让我等获得美的享受,这好像有点残忍。也许,这样的照片会唤起普遍的乡愁,你我的祖辈在几百年前也许就是那样生活的。但,我们该坦然地享受那种美吗?究竟是我的小资文艺病犯了?还是潜移默化到我身上的审美范式本身有问题?我还得多读书。

作者自述: 北河底村被誉为“社火之乡”。我在拍一个小女孩试戴头饰玩,回头看见一直为社火做准备的两位老人正竭力给小演员戴“盗头”。冠帽比较大,孩子们戴起来会晃动影响动作表演,老人认真夸张的表情吸引我下意识抓拍下来。

作者自述:2018年10月22日6点半,下班回家的路上我照例带着相机绕街心花园夜市一圈,走到宣化街路口时下起了雨。情急之下我闪进路边小店避雨,在转身回望的一刻,见到了刚开张起市的摊贩们在雨中忙不迭收拾家什的这一幕。

凡哥点评:不期而遇的雨雪风霜会给平静的生活带来一些小波澜,坏天气里的照片总会出现更多的戏剧性。本片当中那小小的紧张感就是拜雨所赐,所以,不只是阳光明媚才好拍照,坏天气也别有味道呢。

作者自述:2018年4月21日清涧县白家畔,白家畔庙会上,树荫下坐着一位歇息的老头,墙上奔腾的骏马和他形成了有趣的画面,陕北农村信仰多元化,这是马王爷的庙宇。

凡哥点评:图腾是具有某种神秘力量的,祂会罩着信奉祂的人。至今还保有这种古老的信念的人也许并不一定比我们幸福,但他可能比我们多一重心安。脱离了被普遍认为愚昧腐朽的各种崇拜之后,我们自由了吗?好像还是很不踏实,人们总是需要一点身外之物去追求一下的,追求啥好呢?真理?金钱?都那么遥不可及。好吧,求而不得才是苦,浑浑噩噩更轻松。

作者自述:2018年的拆迁正盛,楼市如火如荼,这条奄奄一息的浮鱼何尝不似我们这些平头百姓呢?!

凡哥点评:从美学的角度来说,悲剧相比喜剧更为崇高。自古以来悲剧就比喜剧更被广为流传。但你我身处的这个时代可能是个例外,闹剧的票房远远高过悲剧,积极的、乐观的“正能量”的照片才会被主流认可。但凡是摄影不同,究竟是我们更主流还是更傻B,时间自会评价,反正我珍视每一张基于个人真情实感的照片。哪怕它满满都是“负能量”,我也爱它的真诚。

凡哥点评:废墟就是建筑的尸体。它曾活过,跟它的主人一起。当摄影师把目光投向废墟时,其实是在追忆这里曾有过的生活。建筑物拆了又建、建了又拆,这已是大家见多不怪的场景。乐观地看,那是人们的生存环境在改善,在提升;但任何事情都跟硬币一样有正反面,那个十字架在提醒我,有一些恒定的价值在翻来覆去中岌岌可危。

作者自述: 行走在罗马尼亚老街,路边建筑围幕旁路边酒吧一位女人,她一手翻阅手机,一手握着水烟。围幕上姿态各异的时尚画像映衬背景,与传统的衣装形成鲜明冲突对比。在历史的进程中,无论什么样的故旧,都无可回避时代文明进程的染化与洗礼。

作者自述:2018年6月27日吉安开心拍摄江西省遂川县禾源镇农贸市场进行翻新.没有人字梯.居然就自己搞了一个人字梯。

凡哥点评:这家排档要在院子里装上雨棚,换上大灯泡,显然是因为顾客多生意好才需要利用院子扩大营业面积。男人的爽朗的笑容、女人敦实的身姿,都在传递乐观的气氛。2018年是充满变数的一年,官方公布“返乡创业”人数已经超过740万,大家都应该明白制造“返乡创业”这个词的人有多么居心叵测,也该明白那数字背后有多少企业消失了。在如此大背景下,作者拍出了这样一张充满喜感的照片,让我心里稍感安慰。

作者自述:2018年6月拍摄于贵州省兴义市下午屯猪市,猪市场是一块空地,突然下起了大雨,人们只好在拉猪的车上临时避雨,卖猪的人盼望雨停下来,好进行今天的交易。

作者自述:2017年8月,作者应摄影圈朋友相邀到江苏启东海边月亮湾湿地采风。到达后正值夕阳西下,金色晚霞照耀着波光粼粼的水面。远处是一排排高耸的风电,近处水边养殖户正在喂猪,鸡、鹅围绕着在女主人身边争食。绿色能源、放养牲畜、自然生态,构成了一幅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画面,迅速用手机咔嚓一张。

凡哥点评:如果不需要输出的话,手机拍的照片已经很好看了。此片影调优美,但我感到了莫名的压抑。巨大的风电轮一直排到视野之外,很科技很未来的感觉,阴沉的天空下,人畜都有点没精打采…….我觉得此片可以作为插图放在某本科幻小说的第一章:故事发生在全球核大战结束之后的第一百六十二年……..

作者自述:这片是去年在大凉山美姑县拍的,孩子的母亲领着她们下地干活,村头散养的猪,构图吸引了我。

凡哥点评:每次看到大凉山的照片都百感交集,彝族的困境在经历了二十多年的扶贫之后仍然没有得到根本解决。其原因非常复杂,两三代人的时间内很难扭转。我至今没去大凉山,因为我害怕在那么巨大的难题面前根本不知道怎么拍照片。

作者自述:2018年12月08日,一户苗族同胞举办婚礼。按照习俗,男方家要送彩礼到女方家,由于山高坡陡不通公路,作为彩礼的鸡、猪肉、糍粑等东西只能放在特有的背架上,用人工背上去。背东西的累了,用一种叫“打杵”的东西作为支点休息。

凡哥点评:就算没有支付宝,用现金也方便的多呀?何苦背着猪翻山越岭呢?看来彩礼不仅仅是娶媳妇的一家向养女儿的一家进行经济补偿,彩礼还带有某种仪式感,通过大张旗鼓翻山越岭来广而告之夫家是诚意满满的。看着婆家这些汉子气喘吁吁地背着猪上门,想必姑娘家一定很有面子。

作者自述:2018年12月31日,乡镇公路上前行的猪群中,突然窜出一头往回狂奔。

作者自述:每逢五一、国庆黄金周到来之际,全国各地的景区都会想尽各种办法吸引游客。《小猪跳水》就是2015年十一黄金周期间,晨农农博园推出的一项亮点活动。小猪被迫扮演跳台跳水运动员的角色。看着它们既可爱又可怜的样子,我在按下快门的时候觉得这事并不滑稽可笑,反而是非常不人道的行为。

凡哥点评:这是一个非常欢乐的场面,就像童话故事。但它背后却是一个关于驱使和奴役的故事。这再一次告诉我们,就算你不带偏见,也不摆布对象,甚至连PS都不用,摄影也跟真相无关。

凡哥点评:孩子跟猪玩其实是很自然的事情。1979年,我做出了一把弹弓,然后直奔猪圈……猪的嚎叫引来了伙食团的大爷,然后我落荒而逃。哎,每个男孩都有一个狗都嫌的阶段。还是女孩子好啊,人畜无害,拍出的照片都辣么卡哇伊。

凡哥点评:雪让万物呈现出了别致的景象。一到下雪天,摄影爱好者们就会手机相机齐上阵,去寻找一千年前范宽,或是一百年前郎静山的灵感。那么做没啥不好,就是离摄影远了。不拍雪景寒林图,而是拍两头黑猪,这才是现代摄影。它无关真相,无关美丑,只关乎自己。

作者自述:村子里即将举行新春的祭祀活动,大伙正将宰杀后的大猪抬上供桌,以祭祀神明。

凡哥点评:在城里人看来,祭祀是神秘的,毕竟那是跟鬼神有关的活动。但在广大乡村,祭祀是人们沿袭千年的,跟秋收冬藏并无太大区别的生活内容。中国人祭祀的对象往往是祖宗,他们跟今人虽不在同一时空里,但毕竟有血脉联系,所以村庄里的祭祀活动不但不可怕,甚至还有生动活泼的一面。我很高兴通过你的照片看到了这一面。

凡哥点评:摄影语言有很多,但只要有某一种语言发挥的很出色,就会打动更多的人。这张照片的路灯、飞机、鸟都很平常,恰到好处的抓取到同一个画面中时,出来的效果就不是1+1+1了,过些年再看到这张照片时,我会很清晰的记起,这是其中一期微影赛里面的获奖作品。能让人长久的记住,是一幅好作品的必要属性之一。

作者自述:这是我在溧阳市药师禅院,和一位法师一起做完晚课回山上的路上用手机拍摄的,山路有点难走,夜晚也很黑,我跟随在法师的后面,他拿着手电,很悠然的走着,我忽然间觉得这是难得的画面,拿起手机闪了一下。

凡哥点评:即兴抓拍到的照片特别有魅力,不仅仅是因为它有浑然天成的自然之感,也不仅仅因为它考验作者的眼疾手快,更重要的原因在于从动念到咔嚓是很快完成的,没有时间往里面附加更多的心机,这样的照片是坦率的。

作者自述:深秋的一个夜晚,天空下着细雨,一位女士在路灯下,打着伞等候出租车的到来。

凡哥点评:每一个深夜游荡街头的摄影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布拉塞。请珍惜这段时光,一旦生活境遇发生改变,你将永远失去他。

作者自述:2017年9月16日市政广场临时搭建的舞台上,工作人员在调试灯光,吸引了一群孩子在嬉戏雀跃。

凡哥点评:一束束的锥光特别有舞台效果,孩子们在电视上才会看见的场景里手舞足蹈是很真实的兴奋。

作者自述:2018年5月正在拆迁中的大同老城,居民临时搭建的这盏路灯在这张照片拍完不就后被夷为平地。

凡哥点评:远处,阴沉的暮色笼罩着古老的门楼,近处,一盏孤灯照着残垣断壁。作者心中的悲凉之感尽在其中。但愿大同的老城改造不至于完全消灭掉古城的遗蕴。

作者自述:作品拍摄于某演唱会现场,伴舞团的年轻人异常投入,动作夸张,情绪高亢。反倒是这一刻歌手倒是矜持冷静。不知道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每个人在某些特殊时刻,是否能做到冷静从容呢?当然,现实总是和“演戏”是有距离的。

作者自述:摄友盛情相邀,第一次看近距离接触小蛮腰,车里车外,远近多角度欣赏。蓦然回首,方知登高楼,最美的是万家灯火,靓丽了眼,璀璨了人生。

凡哥点评:这是在周大福金融中心拍的?看上去比广州第一高的小蛮腰还要高呀。利用玻璃窗把室内的景物和人也映照出来让画面有趣多了。

作者自述:2017年2月7日拍摄于安徽霍山大化坪镇青枫岭村。正月里,大别山村民自发组织舞龙狮、唱小曲、观花灯等民俗活动,挨家挨户掰新年,祈福家族兴旺、平安吉祥安康。

作者自述: 北方民间社火的常见形式,一般称“抬阁”。正月的天气也比较冷,小孩子绑在上边很辛苦。

凡哥点评:真会玩!把私密的氛围和神秘的气息营造得很有吸引力。以至于我脑补了一番——在某个闲得蛋疼又无话可说的夜晚,其中一个人掏出照相机把玩起来……

凡哥点评:过年总让人联想起无数儿时的记忆和家庭的欢乐,但在很多中国人的现实里,有家的地方容不下梦想,有梦想的地方没有家。这种痛苦的割裂使得回家过年成为地球上最大规模的人类定期迁徙,比“动物世界”里看到的角马过河场面更为宏大。有了高铁之后,回家过年的艰难程度有所缓解,但这张照片告诉我,那仍然是一段甜蜜而艰辛的路途。

作者自述:大年三十,岳父的农家小院年味浓浓,红红的窗花、对联,装扮一新的院落,迎接着在外工作儿女们的归来团圆。岳父正在院子里忙前忙后,不离岳父左右的小猫似乎想要帮点什么忙?多么祥和、温馨的场景,我急忙拿出手机记录下了这一喜庆的时刻。

凡哥点评:古朴的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房舍跟小时候看的抗日电影里的华北村庄一模一样,所不同的是那鲜艳喜气的红色,窗花、春联、灯笼这些元素把过年的主题渲染得恰如其分。跟喜庆的氛围稍有反差的是,照片只拍了一个老人。他的老伴呢?他的儿孙呢?亲朋好友呢?只有一只猫跟着他。我感受到了些许孤单,那只猫更强化了这种感觉。

凡哥点评:此片符合主题,形式构成也还行,但缺乏戳中人心的刺点。或许是拍彝族的照片太多,让我产生了视觉疲劳。

作者自述:“吃了这顿饺子,咱们又长一岁啦!”修面的父亲在病房那头喃喃自语,李老在这头很投入地配合着桂桂忙活。因治疗不能回家的两位“九零 ”后,满心期待明天,守着新年的到来 ……

凡哥点评:让住在医院或是养老院里的老人也能感受到过年的滋味,包饺子从厨房转移到了病床前,这也是一番孝心呀。

作者自述:在山东孔孟之乡,如今过年,还延续传统拜年方式,大年初一,全村的年轻人三五成群结伴挨家挨户去长辈家里磕头拜年的风俗。

凡哥点评:古老的传统在广大乡村延续着,但我真的不认为磕头是个好习惯。培养年轻人独立而健全的人格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至于孝顺,完全可以有更好的方式表达。我希望告诉孩子的是,你一生不需要向任何人下跪,除非你有幸遇见神。

作者自述:新年将到,人们走出家门赶大集备年货过大年。如今,寄居在城市中这样的大集已越来越少,小区附近这片拆迁地形成的大集有两年了,已列入城建改造规划,不知明年此时此地又会是什么模样。此片为在居民楼上俯拍。

凡哥点评:“谁说2019情况不好?2019一定是未来十年中最好的一年”这句话想必大家都在过年期间看到了,有无数人认同才会有那么大的转发量。我实在不敢把这话当真,至少从年货市场看,情况还不算太糟。

作者自述:爷爷奶奶被春晚精彩纷呈的节目所吸引。儿孙们却忙着在玩手机抢红包。

凡哥点评:这是评委们全票选出的作品。这张毫无技巧的家庭生活照记录下了年的文化特征——团圆,同时还充满了时代特征——移动互联网已牢牢地抓住了除老年人以外的各个年龄层。虽然大家都在盯着手机,生怕错过了红包少赚一个亿,但谁都没有离开,而是紧紧地围坐在爷爷奶奶身边,这是孝道呀!作为一个电视工作者,这张照片格外触动我,电视真的已经沦为老年用品了。集全国之力耗巨资打造的春晚都只能吸引老人家了,电视的前景是药丸呀。我们竟然还在玩刘谦换壶,人必自弃而后人弃之,哎!

作者自述: 翰墨飘香屋檐下,年味浓浓暖农家。2019年2月3日记录于四川雅安乡村。

凡哥点评:仔细想来唯一能算过年特有的元素就是春联了。舞狮舞龙、张灯结彩、烟花爆竹在一年中的各种庆典仪式都会出现,唯独春联是过年特有的。中国人把对文字的崇拜、对书法的审美、对美好生活的祝愿都高度集成在了春联上面。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